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pj913.com >

「离开」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类别:www.pj913.com | 来自:未知未知 | 发布时间:2016-10-24 | 人气值:
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少年派里有一句台词:
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,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.(人生到头来就是不停地放下,可最痛心的是没能好好的道别。)


-

从家里回学校,一个人坐在大大的候机室,看周遭人来人往,默默答这道题。

与妈妈告别的时候,和她笑着挥挥手。

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“嗯知道啦。”

“包里装的坚果记得和同学分来吃呀。”

“嗯知道啦。”

“钱不够给妈妈说。其他的就靠你自己去飞翔啦。”

“嗯知道啦。”

“妈妈拥抱一个。”

“嗯。”

在安检口最后一次道别,转过头,眼泪便止不住流。在这个位置我们母子俩距离咫尺,可再走一点,再走一点,就真的告别了。

要说第一次这样和妈妈的离别,大概是在我十岁的时候。离开家去另一个城市读书,其他的事情印象不算深,但我始终记得,有一次妈妈来学校看我,陪了我几天过后,最终要回去了。

我追着我妈妈一直到车站,我说我不想读书,我不想回学校,我想回家。

我问她,如果每一次见面都要离开,那到底为什么还要来见面呢。

妈妈抱着我的头一起大哭了好久。末了,她对我说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但你要记得每一次歇宴,这样就足够了。

这句话影响了我好多年。

我之后同很多的人道别过。有些人就彻底消失在了我的生命里,有些人和我重逢过,有些人我坚信在未来会和我重逢。可我一直想,至少每一次好好的道别,记住每一次好好的歇宴。

-

我小学有一个同学,和我关系十分要好。当时我们学校有一个小混混喜欢她,见她和我走得很近,十分不爽,叫了一帮人堵在学校路口等我。

我和她一起出来,看见这种场面当然是吓坏了。结果她不慌不忙地指着我,对那个小混混说:“他是我弟弟。你敢动他。”

然后这事情就算不了了之了。

后来她去外地念书,和我再也没有在一个城市。开始的时候,我们用屯了好久零花钱买的漂亮信笺纸写信,聊一些有趣无趣的近况。后来升学,换学校,渐渐地不知道对方的地址,

我都忘了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,我都忘了最后一封信的内容。如果要联系她,通过以前的老同学一直问下去,当然可以联系到她,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因为实在没有必要,我好怕两人对坐尴尬相望,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只能百无聊赖地啜一口咖啡瞎侃微博头条。

我一直记得的她,是那个斩钉截铁说“他是我弟弟”的她。而我希望她永远记得的,是那个调皮机灵鬼点子特多的我。

各有各的际遇,各有各的前路,硬生生地相逢,却不如好好地分别。


-

但。说到底,好多事情还是难以释怀。

我曾经也尝试过联系这些旧友,可寥寥几句后便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只能用一个个幼稚的表情符号掩饰无话可说的苍白。我之前打电话给我曾经一个极好的哥们,他那时在工地上卖苦力,他也不知道说什么,互相问问近况之后,他对我说“你在外面要加油啊”,我说“你也是,快去忙吧”,便挂了电话。

人类的感情真是一种最不可靠的东西,因为它最禁不起时间的春秋笔法。你可以明确地知道,那份感情,那份情谊都还在,但却在此时此刻无法言说。除了离别,你无事可做。

所以最终,这些联系都只能是变成通讯录名单的一个个号码,至多,是在新年过节时发一条祝福的烂俗短信,作为无奈的不别之别。

我这个人,是很怀旧很怀旧的。所以我真的很怕认认真真地讲着离别,斩钉截铁地说着再见。所以我一直安慰自己,没有彻底的离别。

我总是告诉自己,世界上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,而所有离别都是约定好了后会有期。这样我会好受一些。

小坎,松毛,昆子,他们都在很远的地方等我的。


-

之前听人说,生命是场短跑比赛,有人反驳,生命应该是一场马拉松。而我觉得,生命根本就不是一次比赛,而只是永不停息的齿轮。如果是一场马拉松,你至少可以选择跑慢一些,可以接过朋友递过的温水,可以和旁边的拉拉队挥手示意。然而生活只是一道齿轮,人在之中,被推着走,跟着生活流。

我微信的签名,是黄伟文的一句词:又共谁,自然散去,茶凉掉淡似清水。

离开家乡,是因为求学出远门,但一旦跨出,却再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一辈子生活在曾经的小县城里。父母一天天老去,鬓角爬满银丝,但自己仍有很多事情要做,仍有前路要行。
仍然需要离别了。

离开朋友,因为各自有了各自的发展,规划,分别的同学会上醉醺醺拍着肩膀哭得不成样子,说着“昆子你以后发达了可要包养我啊”,却在相聚的时候再也没有办法如曾经一般吸一根烟,穿一条裤衩了。
仍然需要离别了。

要说没有遗憾吗?当然有遗憾了,满满的全是遗憾。

可人真是一只脆弱的芦苇,在风中飘摇欲坠,说是follow my heart,其实是身不由己。离别,不过是碾入土地的痕迹。

你我皆凡人,生在人世间。
终日奔波苦,一刻不得闲。






-

快要登机了,我此时一直想着何韵诗的一首歌叫《如无意外》,讲的是一人因为想到攀上人生高峰,和挚爱分别,后来后悔如果没有这场意外该多好。里面有句很合情景:

航程尚有几多千百里 云层上平静得出奇
无聊令人回想起

你似是风景 缩到最细 消失了 无奈在这刻你才重要

如果没有这些意外,安于家中与最亲密无间的人过最平淡人生,多好。

如果没有这些意外,每天清晨早起做好美味的早餐,安静地开始一天的简单生活,多好。

然而多少个十字路口,硬闯了多少个红绿路灯,这一刻,要想没有意外。呵,哪能。

我们都懂离别之苦,但我们都在承受着。

We are better together,but we are lost each other.



-

不过。我还有一点十分坚信。

我坚信有一些人会再见的。他们会像我一样,愿意跋涉艰难万险,在遥远的前方同我重新见面。而我应该做的,就是再飞奔得快一点点,这样就可以履我们曾经的约了。

可是,就算这样,我仍然知道有些人不见了,就是真的不见了。

所以呐,世界上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,而所有离别都是约定好了后会有期。

而,我们都没有如期而至,却正是离别的题中之义。
您可以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>>
图片素材